交友速配圈 - 深圳同城交友圈

帖子内容:漂泊的城市,我们都不会属于彼此


  • 分享

    漂泊的城市,我们都不会属于彼此

    5赵文文 2016-08-09 18:47

    1

    我和阿龙分手一年多了,还是会常常想起他,只是没有当初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了。


    初来深圳时,我在一家小型创业公司上班,和阿龙是同事。上班的第一天,我看见一个有点胖的男生双手交叉在胸前走过来,上身穿着黑色的T恤,下身是蓝色牛仔裤,脸上有点不羁的神情对我说,新来的呀,我是阿龙。以后他都是这身穿着,好像没换过衣服。后来我忍不住问他怎么天天都穿这套衣服,不用换洗吗?他郑重回答是两套,而且这两套衣服也不一样,一件T恤是圆领的,还有一件是V领的,两条牛仔裤颜色也是有点不同的。之后我留心观察,发现确实是有点不同。我又问他是不是只有这两套衣服呀,没见你穿过第三套,他说够穿就行啦。后来想起阿龙时,都是这个形象,黑T加蓝牛仔裤,一直没变过。


    我是个慢热的人,初到一个地方,总是带着一些恐惧和惊慌。刚开始上班我总是一个人站在一边,默默干着自己的工作。望着阿龙、钟哥、阿芳他们几个总是聊成一片,感到十分孤单,他们都比我先来,我也想加入他们的聊天当中,可是感觉太陌生,不敢靠近。有时候我有弄不清楚的地方,就找阿龙帮忙,也许因为他是在这个公司第一个和我说话的人,所以总有种亲切感。阿龙每次都会很爽快地帮忙,没有丝毫的犹豫和迟疑,让我感觉是个很好的人,脾气温和,大方爽快,笑起来让人觉得特别温暖。


    我跟阿芳长得有点像,很多人以为我们是姐妹,但是我们的性格却是天壤之别。她长得很好看,穿着打扮也很时髦,总是大大咧咧,容易跟人打成一片,跟我这戴着厚眼镜、穿着T恤牛仔的书呆子气完全不同。阿芳上班整天手不离手机的,跟她男朋友聊得很欢。她问我有男朋友没有,我说没有,也没谈过恋爱,我说得很坦然,阿芳却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,说她不相信,怎么可能一把年纪了还没谈过恋爱。后来听钟哥说,阿芳男朋友很多,几天换一个,而且晚上都是出去混的,很少回宿舍。我想阿芳的生活应该挺丰富的吧,但是我理解不来,为什么可以同时跟那么多人周旋。


    也许是上班太无聊的缘故,我很喜欢望着阿龙,觉得偷偷看着他就是一件趣事,渐渐发现阿龙挺好看的阿龙工作时喜欢半趴在桌子上,白炽灯的光芒映射到他的眼睛,他的眼睛也沾上光,看上去亮晶晶的特别好看,就像黑夜中的星星一样。我就一直偷偷望着那双眼睛,边看边发呆。有一次我又在发呆,阿龙忽然大声喊了一句“小涯”,吓了一跳,慌张地看着他,阿龙大笑道,“吓到你了吧,谁叫你发呆。我没好气的瞪他一眼,说我在认真工作呢,哪里有发呆。阿龙说,偷懒就偷懒,还不承认。我转头不理他。


    有一次我问钟哥阿龙几岁,钟哥说27,我吓了一跳,说不可能呀,看着挺年轻的,顶多24。钟哥说不信你自己问他,你22,他27,算起来你嫁给他也刚好呀。我又吓了一跳,说怎么冒出这话来,别瞎说啦,怎么可能。钟哥笑道,开玩笑而已,这么紧张干嘛,不会真的有戏吧。这时阿龙走过来,问道什么有戏,钟哥说小涯想嫁给你呀。急得我赶紧扭头就走,不敢再多看阿龙一眼。


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

    以后的几天我看到阿龙都不敢直视他,我本来就不懂得怎么跟男生相处,这回变得更尴尬了,看到他只能尽量躲着,也不敢请他帮忙。就这样过了几天,有一次搭电梯碰到阿龙,里面就我们两个人,我看着阿龙打了声招呼之后就不知道说什么了,阿龙也不说话,两人都沉默着,气氛有些尴尬,感觉可以听到阿龙的呼吸声。走出电梯两人又沉默地走进办公室,阿芳见我们两个进来热情地打招呼,然后跟阿龙聊开了。我觉得很沮丧,感觉我跟阿龙一直都很陌生。


    日子一天天过,很快就过年了,公司在赶一个项目,部分人得留下来加班,我也留下来了。除夕那天照样上班,就跟平常日一样,只是内心空荡荡的,跟这座城市一样,一下子变空了。平常熙熙攘攘的街道空空的,地铁空空的,商场超市也都空空的,感觉特别地落寞和孤独。要不是因为阿龙留下,我才不会在这座空城过年呢。钟哥和阿芳他们也没有回家,让我多少有些安慰。上班时见阿龙心不在焉地玩手机,看不出他脸上有何变化,似乎一个人在他乡过年对他没什么影响,难道新年对他没有任何意义吗?


    钟哥提议晚上一起到他宿舍喝酒,我看向阿龙,阿龙说去呀,我说那我也去吧,阿芳也去。我有些纳闷,她不是要陪男友吗?


    晚上到钟哥宿舍时,其他人都到了,我看到桌面上只有一支酒和一盘菜,有点失望,心想钟哥也太小气了吧,就用这点东西招待我们?阿龙说,怎么没准备东西,要不是我带这盘菜来看你们吃什么。钟哥指着一盘糖果说吃糖呀。我顿时失笑,原来这盘菜还是阿龙带的呀。我说糖果怎么可以下酒,钟哥说怎么不可以。阿龙见没东西下酒,于是又去买了些东西。


    我们四个人边吃东西边看电视,放的是12年的春晚,不知道为什么现在14年的除夕怎么在播12年的春晚,而我们居然还看得津津有味的,没人注意到这是哪一年的。过了一会儿阿龙抽起烟来,我一向讨厌吸烟的男生,受不了烟味,但是看着烟雾缭绕中的阿龙,却并不讨厌,反而觉得很好看,于是呆呆看着。阿龙转过头来问我,你也想吸吗?我说才不呢,烟味呛死人了。阿龙说那你还看我看得那么入神,一副想吸的样子。我脸红地别过脸。阿龙又说,不过你一直看我都很入神的。我脸更加红,只能抵赖说你哪只眼看到我看你了。阿龙深吸一口烟然后扔掉烟头看电视,却不接我的话。


    十一点半时阿龙说要回去了,我跟阿芳觉得还早,现在回去一个人呆在宿舍只会更寂寥。阿龙不在乎,于是他先走,我送他下去给他开门。到楼下我打开大门,阿龙走出去,我看着他说路上小心点,其实心里有些不舍,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早回去。阿龙问道,大过年的你怎么不回家呢,你可以不用留下来加班的。我想说,因为你留下了,所以我也留下。但是我说不出口,只能说道,回家也没事干呀。阿龙看着我,忽然在我唇上印一个吻。我呆住了,看着他不知道做何反映,只觉得脸火辣辣的,心跳得特别快。阿龙笑着说,新年快乐,然后走开。我呆呆望着他,背影渐渐走远。我希望他能回头,能跑回来继续和我说新年快乐,说他喜欢我。但是没有,直到他消失在夜色中。一阵冷风吹来,我下意识地抱抱手臂,把大门关上,觉得难过。


    我走上楼梯,看到阿芳坐在阶梯上,双手抱膝头埋在膝盖上,我问她怎么坐在这里,她抬头,眼圈红红的,带着哭腔说道,我有很多个男朋友,可是在这除夕夜却没一个陪我。我在她旁边坐下,不知道怎么安慰她,只能拍拍她的肩膀,过了好久才一起上楼。隐约听到钟哥在跟他的老婆孩子打电话,说他自己赚钱少,过年也没有多少钱拿回去,不如加班拿点加班费。钟哥见我们走进来就挂断电话,呆呆看着手机。我知道钟哥心理肯定也难过,白天一直听他在叹息说过年都不能回家,老婆孩子都看不到,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。钟哥也挺不容易的,一家几口全靠他一个月几千块的工资支撑,我忽然理解他的小气了,觉得我们几个都一样,都是一群孤单到可怜的人。


    阿芳见大家的情绪都有些低落,举起酒瓶大声喊道,大过年的,就是要开心,来,喝酒,把烦恼全都甩光光!我也应和道,今晚不醉不归!我们三个人便放开喝起来,正喝得起劲,听到有人在敲门。


    我有些疑惑,这过年大半夜的, 还有谁会来敲门呢。

     

    未完待续……

    回复 
涂鸦板
插入图片
  插入   删除
+增加图片 只支持 .jpg、.gif、.png为结尾的URL地址